| 京味

西周琉璃河遗址再证北京3000年建城史

北京晚报 2022-01-14 14:26:28

2021年10月18日,第三届中国考古学大会在开幕式上公布了“百年百大考古发现”。其中在北京地区的,有旧石器时代的周口店遗址、西周的琉璃河遗址、西汉的大葆台汉墓及明代的明定陵。其中琉璃河遗址是西周燕国都城所在地,距今有3000年左右,是北京建城的肇始。而就在2021年年底,考古工作者又公布了关于北京建城的一件重要文字证据。这件文字证据是什么呢?

克罍(léi,酒器) 北晚新视觉供图

铜簋(guǐ,食器) 武亦彬/北晚新视觉供图

遗址再发现:错位的盖子

2021年,为了建设北京市房山区琉璃河国家考古遗址公园,考古工作者对琉璃河两座西周早期墓葬进行了再次发掘。为什么说是再次发掘呢?

因为早在1974年,考古工作者就对这两座墓葬M1901(原IIM253)与M1903(原IIM251)进行过发掘,其中M1901墓葬中出土过一件青铜器,是迄今为止北京地区出土最大、最重的青铜器。这件青铜器的铭文记录了匽侯派堇去宗周,向太保赠送食物,太保将贝赏赐给堇。堇为了纪念这件事,就铸造了这件青铜鼎,所以这件青铜器也被称作“堇鼎”。这里的匽侯,就是燕国国君;太保,就是西周初年名臣——太保召公奭(shì),燕国国君正是他的儿子。

过去在这座M1901墓葬中,还发现了一件“圉(yǔ)簋(guǐ,食器)”。这件圉簋分为簋身、簋盖两部分,簋身底部的铭文,说的是伯鱼制作了这件青铜器;簋盖内壁的铭文,说的是周王在成周的典礼上,把贝赐给圉,圉为了纪念这件事,制作了这件青铜器。而这次在这座M1901墓葬中,又发现了一件簋。有趣的是,这件簋的铭文与圉簋刚好相反:簋身底部说的是周王把贝赐给圉,圉制作了这件青铜器;而簋盖内壁,说的是伯鱼制作了这件青铜器!

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?很明显,这两件青铜簋的簋身和簋盖,在埋藏的时候给放错了。2021年发现的簋身,与1974年发现的簋盖是一对,这才是真正的“圉簋”;而2021年发现的簋盖,与1974年发现的簋身是一对,应当更名为“伯鱼簋”。当然,“圉簋”与“伯鱼簋”铭文基本一致,可以认为“伯鱼”与“圉”就是同一个人。专家认为,可能这位器主名“圉”,字“伯鱼”;当然,也有可能“圉”“鱼”其实就是通假字。

此外,考古工作者还对M1901与M1903之间的M1902,以及M1904和M1905进行挖掘。其中,在M1902中出土了一件青铜提梁卣(yǒu,酒器)。这件卣同样有身有盖,根据专家释读,其大意是说:太保(召公奭)在匽地筑城,然后在匽侯宫举行祭礼,之后太保将贝赏赐给作册奂(作册,掌管著作简册、奉行国君诰命的官员;奂,人名)。作册奂为纪念父亲辛,就铸作了这件青铜卣。

这件青铜器最大的价值,就是指明了召公奭前来匽地筑城一事。虽然琉璃河遗址是西周早期燕国建立的都城,早已经得到公认;这里也出土了不少与召公奭有关的青铜器,如上述的堇鼎等。虽然以前就有召公奭到达燕国的记录,但他亲自指挥修筑燕国都城的记录,还是首次发现。可见,这件“作册奂卣”,不仅是燕国建城最早的文字证据,更是北京建城最早的文字证据,历史价值不言而喻。

早在1962年,考古工作者就发现了琉璃河遗址,并进行了小规模的试掘。直到1974年,考古工作者对这里正式进行发掘,至1977年第一期考古工作结束,基本确认了琉璃河遗址就是西周早期的燕国始封地。1981年开始,又对琉璃河遗址进行了第二次发掘,到1986年发掘出了一座M1193号墓。这座墓出土了一件“克盉(hé,酒器)”和一件“克罍(léi,酒器)”,铭文基本一致:周王将太保封于匽地,并任命克担任匽侯。克为了纪念此事,铸作了这两件青铜器。

这次新发现的作册奂卣,可以与克盉、克罍联系起来,共同反映燕国分封的史实。当时,周天子将召公奭分封在燕国。不过,召公奭要在周室留任太保,所以由儿子克代替就任。虽然召公奭没有就封国君,但他依然亲自前往燕国,并主持修筑了都城。在《史记·燕召公世家》中,说召公奭分封于燕国,但又说他治理西方,看上去似乎矛盾,但出土青铜器铭文解决了这一问题。可以印证的是,《史记·鲁周公世家》说周公旦分封鲁国,也是由长子代替就任。

燕国始祖召公奭:位列“三公”四朝元老

那么,这位燕国始祖召公奭还有哪些故事呢?除了琉璃河出土青铜器外,传世文献和其它青铜器也记录了召公奭的一些事迹。

在商代金文、甲骨文中,就出现过一个与商王朝敌对的力量——“召方”。“召方”因为被商朝压迫而投靠周人,而召公奭就是“召方”的首领,为周文王同族。后来周文王去世,周武王即位。周武王任命岳父吕尚、弟周公旦与召公奭担任“三公”,类似后世的宰相。其中吕尚为太师,代表姻亲势力;周公旦为太傅,代表文王一族势力;召公奭为太保,代表旧姬姓势力,成为武王左膀右臂。

后来,武王攻入商朝都城朝歌,周公与召公一左一右,与武王一起进入商宫。后来武王祭祀商朝社神,召公也跟随身旁,帮助武王手持币帛等祭物。商纣王生前囚禁了忠臣箕(jī)子,武王也派遣召公去释放。

武王在克商后两年病重,周公、召公都极为关心,想要为武王占卜吉凶。后来周武王去世,周成王即位。当时成王年少,天下未定,周公旦出来担任摄政。而他的三个兄弟管叔、蔡叔、霍叔乘机散布流言,说周公将要不利于成王,使召公也一度对周公表示猜疑。后来,周公旦对召公和吕尚诚恳解释,召公对周公的误会也就涣然冰释。之后周公主持东征,攻打反叛的“三监”(即管叔、蔡叔、霍叔)、纣王太子武庚禄父和东方夷族,召公也有积极参与。

召公参与东征一事,不但在传世文献有记录,不少青铜器也有记载。如“太保簋”铭文就说王攻打录子(即武庚禄父),派遣太保征伐,太保恪尽职守,没有失职。“保卣”铭文也说王命令保攻打“殷东国五侯”。“旅鼎”铭文也说公太保攻打夷人。“太保玉戈”铭文还说王命令太保征伐南国。这些“保”“太保”“公太保”明显都是召公奭,而“王”自然就是周王了。在召公与周公、吕尚团结一致下,“三监”与武庚之乱都被平定,不过东夷仍然很强大。

为了与东夷持续作战,巩固西周王朝边境,周公主持了一场大分封,其中周公被封于鲁国,吕尚被封于齐国,召公就被封于燕国。当然,因为周公、召公都是王朝重臣,所以分别由其长子代替自己就封。而周公、召公在都城附近另有一块封地,也就是周地和召地。后来召公长子燕侯克去世,由燕侯克之弟旨继承燕侯;而召公的其他儿子就留在宗周,世袭召国国君,一直辅佐周天子。西周末年有个召公虎,就是召公奭留在召地的后代。

燕、鲁、齐等诸侯国分封时,召公前往燕国主持修建。后来,周公又根据武王的遗志,为成王修筑东都洛邑。成王就派召公提前去考察,后来召公也前往营建,这在陕西岐山出土的西周甲骨中也有记载。有趣的是,河北邢台出土的一片西周甲骨,也记录了召公占卜,说将四匹漂亮的母马送给周王的使者。邢台是周公之子邢国分封之地,为什么会出现召公占卜的卜辞呢?学者认为,可能与召公前往为邢国选址有关。由此看来,召公还非常擅长工程建设。

东都兴建好之后,周公也就还政于成王。之后周公与召公进行“分陕而治”,以陕地(今河南三门峡)为界,都城镐京(今陕西西安)一带由召公负责,东都洛邑(今河南洛阳)一带为周公负责。召公在西方执政,非常受民众爱戴。据说他巡行乡村,每次在一棵甘棠树下裁决政事。从贵族到平民,大家都各安其位,没有失职。后来周成王去世,周康王即位,召公成为四朝元老,群臣之首。召公去世后,大家为歌颂他的美德,为他作了《甘棠》一诗。

召公作为西周初年的“三公”之一,尽管在后世被周公、吕尚的光芒所掩盖,但他的执政时间却是三人中最长的。身为四朝元老的他,历经了从武王克商的“打天下”,到成康之治的“坐天下”这个关键时刻段,其重要性是完全能与周公、吕尚相提并论的。而且,目前出土与他有关的甲骨文、青铜器,数量上也超过了周公和吕尚。今天在河南三门峡和陕西岐山两地,都建有召公祠,这是对他廉政为公、勤政为民的纪念。

(原标题:琉璃河再证北京3000年建城史)

来源:北京晚报 林屋公子

流程编辑:u028

如遇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相关文章刊发之日起30日内与本网联系。联系电话:010 85202353


热门推荐

精品放送

换一换

Copyright ©1996-2022 Beijing Daily Group, All Rights Reserved

京报网版权所有

北京晚报
2022-01-14 14:26

长按二维码
查看文章详情

长按海报点击保存图片